AG官方

搜索
您所在的位置: > > AG官方光伏發電的自述
AG官方光伏發電的自述
日期:2021-06-17

自從AG官方光伏發電誕生以來,一直有爭論和質疑。本著自潔的原則,我也沒有出來辟謠。但現在,我已經變成了一張名片。少數人還在聽謠言。我坐不住了。有幾個真相我須在這里說。

1、無污染

說到光伏行業,有人認為是“高污染、高能耗”的行業。許多自媒體對光伏晶硅組件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大量污染物大肆炒作,與綠色發展的初衷背道而馳。

但我們須承認,污染和污染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。如果污染物不處理,就會造成污染;反之,如果依法處置,則不能稱為環境污染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只要能達到排放標準,就算是“無污染”。

AG官方光伏制造業主要包括晶硅提純、硅錠芯片、光伏電池和光伏組件。晶體硅提純:從工業硅粉中提取AG官方級晶體硅,然后將硅晶體切割、蝕刻和清洗,印刷電極制成光伏電池,然后封裝成光伏組件。所謂“高污染”,主要就是針對這個環節。

但從實際情況來看:目前結晶硅的提純是基于改進的西門子工藝,生產中會產生副產品四氯化硅(高污染、劇毒廢液)、氫氣、氯氣等。過程。如果直接排放四氯化硅,在潮濕空氣中會分解成氯化氫,造成環境污染。而我國硅生產企業已經實現了改進西門子法的閉路循環生產,實現了“可控回流”,從合成到精餾,從還原到尾氣分離,實現循環利用。因此,AG官方光伏制造高污染的理論沒有事實依據。

2、我不是垃圾電

幾年前,在綠色能源這個大家庭中,風電、光伏被貼上了“垃圾發電”的標簽,被很多人誤解。原因是大型地面AG官方光伏電站棄風棄光。

棄光是指光伏發電產生的電能無法接入電網轉化為電能。造成問題的原因主要有3個:光電隨機間歇輸入對電網的影響、光電逆向調峰造成的調峰困難、光電資源與負荷區錯位。

在光伏發電的實際應用中,發電量受太陽光的強度和角度的影響,尤其是面對不同的氣候和季節。以西北地區的大型地面光伏電站為例,這些電站產生的電能在輸入電網時,會出現一些問題,如隨機間歇輸入對電網的影響,通過調峰等方式增加調峰難度。在原有的電網結構中,動力端的負荷變化是不可控的,由相對可控的發電端來調節。但加入風電和光電后,發電端成為不可控輸入,進一步加大了對電網穩定運行的影響,增加了調峰難度。

此外,光資源豐富的地區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北部,而華中和東南地區則相對較少。用電量大的地區主要集中在東部沿海的江浙粵地區。日照資源豐富的地區與用電量大的省份不重合,給電網的整體控制增加了難度。因此,有些光電器件沒有接入電網,從而產生誤解。

幾年前,光資源豐富的西北地區“棄光”問題也比較突出。據能源局數據,2016年上半年,西北地區光廢棄量達32.8億千瓦時,光廢棄率為19.7%。其中,新疆、甘肅光伏發電運營難度大,光棄光率分別為32.4%和32.1%。 2016年一季度,新疆的光報廢率甚至一度達到52%。

2020年二季度光伏發電利用率98.6%(風電利用率96.8%),全國棄置光伏發電10.3億千瓦時,同比減少24.3 %(棄風發電量39億千瓦時,同比下降36.2%)。

特別是大力推進分布式AG官方光伏電站的開發建設。全國已有超過百萬戶家庭安裝了戶用光伏電源,越來越多的AG官方光伏電源接入電網。光伏綠色電力走進千家萬戶,光伏垃圾發電的標簽是時候摘掉了。

3、我真的可以幫你賺錢

央視財經曾報道過這樣一個案例:浙江寧波某企業安裝屋頂光伏電站,19年投資700萬元,每瓦4元多。如果在幾年前投入至少兩倍的資金,項目建成后,不僅可以節省購電成本,還可以節省多余的電力和收入。他為記者算了一筆賬,AG官方光伏發電裝置的平均壽命為25年。按年收入105萬元計算,預計6年可收回成本。在他們村收回成本后,他們還能有近2000萬元的收入。

根據行業預測,2021年有補貼的可能性很大,但即使沒有補貼,中國大部分地區也擁有負擔得起的互聯網接入經濟。

4、我真的可以用25年

AG官方光伏電站始建于1983年,至今已有38年的歷史。起初安裝在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元子察鄉,以解決該村的用電需求。當電網線被拉到村子里時,它也完成了它的使命。幾經破壞,現在在甘肅自然能源研究所,還在發電!!!

當它使用了 29 年時,研究人員測試了它的威力,平均下降了 16%。光伏組件衰減小于20%!